書本簡介:

 

 

 

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Formosa ﹝美麗之島﹞!這是荷蘭人剛抵達台灣發自內心的讚嘆。 福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爾摩沙之春是阿維分析目前台灣各種政治、社會亂源和解決之道的書,他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非常非常希望政治可以很人性、很溫馨。也期待自己有機會進入這個領域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發展。

 

 

 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瞧!這些人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 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我們往往因為自己的錯謬而使得別人看起來非常荒謬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 有一則寓言故事大 意是這樣子的 ── 一個粗心自大的老爸,有一天突然心血來潮的叫他那能夠彈一手好鋼琴的兒子打電腦。理由是他需要有人幫忙鍵入資料,而且他認為兒子既然能夠使鋼琴彈出優美的旋律,當然電腦應該也會臣服在他那纖細小巧的手指之下。我們現今對待政治人物 ,就好像那個老爸對待他的兒子一樣,我們只要有需要找人關說,自然就會想到那些代表,因為我們認為議員們有好的口才和關係可以替自己的私利說話;我們有什麼婚喪喜慶也喜歡找他,因為他在白帖或是紅帖上面的簽名 ,使我們感到有面子;我們也喜歡找他參加剪綵、主持儀式........所以弄到最後,議場開會情形就像電視上看到的,只有少數幾位議員在會場裡七零八落的點綴著。而那些坐在議會裡的代表,個個也幾乎是醉意朦朦、哈欠連連,只有事關自己或黨的利益,或要撇清誤會時才會神氣活現、慷慨激昂的起來爭辯。殊不知他們還有更重要、更艱鉅、更有意義的 事要做 ──為國家制定可大可久的法律、為社會的福祉共商決策。

       誠然在台灣,要政治人物完全不涉入那些瑣碎人情世故是極不可能的。這主要歸因於:第一 ,議會運作情形不完全為人民知悉。我們缺乏一個專有的電視頻道或時段可以全程播放議事狀況。在有限的資源分配下,那些想透過電視讓選民認識的人只好各出奇招:有舉牌作狀要毆打官員的、有貼白布條的、有拿起皮鞋丟擲的、有扯麥克風的,甚至有拿刀子往自己的胳膊亂刺以顯示清白的..........整個議會殿堂 在媒體上呈現出一副瘋人院般的景況。你要是乖乖的埋首於法案的審理,質詢的時候不慍不火,永遠也無法讓鏡頭垂愛,你反而很容易就被選民遺忘。結果我們發現議員的折損率出奇的高,因為誰有這麼旺盛的精力去應付成千上萬選民的人情世故 、而同時又可以去審理那些早已堆積如山的法案?

         第二,選民心態的不成熟。一般選民對某個議員的好惡絕大部分是出自於片段的、不完整的了解,甚至是偏頗的認同;只管議員表決的面向對他有利或不利,不管議員的見解有理或無 理;只管他個人需要議員賞光時議員捧不捧場,不管現在議會需不需要議員貢獻心力。我們不吝於捐款給有特定交情的議員,因為我們把它當作一筆精明的生意。但我們顯然對於正直不阿候 的選人缺乏支持的熱情,認為事不關己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親愛的朋友,不要責怪那些議員為什麼背後總是有財團的強力支柱,把他們自己搞的好像皮影戲中的傀儡;不要責怪他們一選上議員後 ,就忘記那些冠冕堂皇的美麗言詞而拚命地包工程、收受關說費。因為趨勢是眾人的想法和行動造成的。有怎樣的選民就決定了有怎樣的議員。難道我們敢於奢求一個正常人會去花一大筆錢出來競選,然後每天應付這個選民、那個選民家裡一些雞毛蒜皮的事,犧牲他的家庭生活,每天醉醺醺地回家............然後大公無私地完全為國家的長治久安推動法案?世界上只有兩種人可能這樣做:一種是偉人,另一種是傻瓜。 偉人可能有,但畢竟不多。否則我們早就建立起一個繁榮、進步的社會了。傻瓜比較有可能,因為蔣經國曾說過:只有傻瓜才會去當總統。說不定議員個個都是想當總統的傻瓜呢!但一想到他們作秀的能力,為自己的清白辯解的能力,我們就很自然的推翻這個假設。那麼他們到底是什麼樣的人? ──  一群天真無邪的陰謀家。因為他們並不知道自己的私慾已經腐蝕了國家的前途。他們搞慣了商場那一套,也把競選公職視成一筆高報酬率的生意。

 

         對不起,議員先生們,我不是說所有的議員都如此。而是說我們的選舉文化有這樣的趨勢。我們決不會忘記那些真正為大家謀福利、議事認真的代表們。我們不會忘記沈富雄、李慶安、林志嘉.........我們深為他們認真的投入議事所感動,不論他們看法我們接不接受。但畢竟 像他們一樣會作秀又有議事能力的人實在太少太少了。民主之可貴在於集合眾人的智慧。我們處在這個理性的時代,不需要毛澤東、不需要蔣中正、不需要鄧小平。但我們需要一百個一千個頭腦清晰、熱忱專業、 以良知、良心為國家決定方向的議員。

 

         或許我用一生的努力都無法如願的參與這個國家的決策,但只要惡質化的選舉生態能夠改變,我也會感到非常快樂,因為我們國家有救了。我喜歡道格拉斯寫的這首詩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如果你不能成為山巔的挺松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就做一棵谷中的灌木吧!但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要做一棵溪邊最好的灌木;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如果不能成為大樹,就作一叢灌木吧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如果你不能成為一叢灌木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何妨就作一株小草,給道路帶來一點生氣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如果作不了麋鹿,就作一條小魚也不錯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並且是湖中最活潑的一條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們不能都作船長,總得有人當船員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過每人還是得各司其職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管是大事還是小事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們總得完成份內的工作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作不了大路,何不妨作條羊腸小徑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能成為太陽,又何妨是星星;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成敗不在於大小 ─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只在於你是否已竭盡所能。